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FACEBOOK复仇记

FACEBOOK复仇记

浪费了五年时间,这天我终于搬进自己首间经理室。在这细小的经理室内望出窗外,虽然只能在两座大厦中间的罅隙看见小小的太古城和维港,但作为全港三大电讯商内担任市场推广经理,也真的不俗了。

看看手錶,还不过早上十时多,这是我首天有这样的私人空间,不怕上司或同事看见我浏览甚幺网页,我当然立即开始做私人事啦。

打开了Facebook,我兴奋地Update自己是首天入房了,上载了自己房的相片后,很快便收到各方好友祝福,当然要顺带闲聊一番。转眼聊了半小时,开始闷了,看看别人的最新消息还不是昨晚的晚餐、女儿的搞鬼表情、无聊的Youtube短片。正当我打算放弃玩乐,认真开工时,突然发现我的旧同事分享了一段新闻,是数码通传出的生意丑闻,弄至整个市场部大清洗,我的旧同事安慰着一个熟悉的名称:

「Emma姐,妳没受牵连吗?很担心你。」

Emma是谁?那要从五年前说起。

那年,我还在数码通当市场主任,我的上司刚刚离任。我在市场部干了四年多,是同辈中最高资历的,当然便是盛传我会升职接任经理。怎料,高层竟然向外聘请了在波士顿回港的Emma来当我直属上司。

我当然非常失望,但也没有想过离开,毕竟Emma年长我七年,在美国又是做电讯商市场推广的,经验是比我多。接受了事实后,我也安安份份的继续工作。

话说Emma是典型的美籍华人,可能是吃得薯条多,贱肉横生,加上短短的男生髮型和黝黑的肤色,可能便是给人女强人的感觉让她被垂青吧。

我替她工作初期也没甚幺,但过了半年后,在一个新手机发布的安排中,她自己忘了要求Confirm某某名星,直到发布前两日才叫我立即找他的经理人。我们一系列的硬照也用上了这人,不能临时更改,他的经理人见我们这边一直没有下闻,以为单单是硬照的Project罢了,所以这段期早已给了别个项目了。

我当然担心,但Emma却在我们Team面前只字不提,我起初也觉得奇怪,为什幺她总是找我单独开会呢。眼明的读者应该猜到了,便是在发布当日,Emma在众人面前做戏,说自己明明一早吩咐我约这名星,为何我没约。

我望着她装兇的表情,知道她早有安排了,便只好不作声,硬啃了这死猫,想着替她吃了这记,她日后会报答我吧。可能如果这件事没弄大,她或许会这样做,但没料到那天高层竟然来了现场,还不断追问Emma为何会如此的,加上传媒记者也追问起名星没来的原因。

总言而知,这件事越弄越大,由于我没有立即否认自己做错,再往下去更只好哑忍了。我因为这件事被开除了,还弄得整行业都知道,前途暗淡。

接着的两年,我也只好转了行,在银行那里当市场推广,但我的兴趣毕竟是电讯业,所以待风声减了后,我便往电讯盈科这边应徵,转眼又当了三年了。这段时间我的表现得到上司讚扬,便终于当上经理了。

突然,Emma竟然回答:

「不关我这边的事,但看来重整后我可能会调往那边了。」

简单的答覆,我才醒起这幺多年没见,这个仇人变成怎样呢?

我往她的相片点击,开了她的页后,相片是只小小北京犬,没又近照,加上她的帐户是保密的,只有朋友可看那种。

我心中想着,女生真好笑,在Facebook 上,总是觉得自己美的女性才会放照片,和男生不同。所以不放照片的,百分百是丑女。

我没理会,开始继续工作了。

午饭后早了回来,办公室内只有我一人,无聊打开浏览器,竟然是早前Emma的Facebook页。不知何来的心情,我竟然点击了『加为朋友』的图示。本来有冲动立即取消,但心中想到她如发现我尝试加入她又取消岂非很小家,再想她也不会接受呢,倒不如大方点吧。

下午也很忙碌,毕竟是刚升了职,下班更被上司要请吃饭庆祝,最后弄到十一时才回到我于鲗鱼涌的家中。洗澡后,便上床玩弄着Macbook Air。我搬进这个二百呎小小的Studio才半年,单身的我睡前也会上上色情网,解决后更好睡呢。

但这晚,我在日间看过的短裙女同事和街上的美女虽然心中积存了些慾火,我却先上到Facebook看看究竟,没料到右上角出现了红色图示,按下去果然是Emma接纳了我好友的邀请,再在讯息那里发现她竟然发了短讯给我:

「阿Jack,近来好吗?听说你升职了,恭喜你,我们迟些有旧同事聚会,有兴趣便参加吧,三年多没见你了。」

对了,我差点忘记介绍自己,我叫Jack Tsui,今年刚刚三十,是个土生土长的港男,年多前有个很要好的女友,也準备结婚了,没想到她竟然背着我和公司的上司一起了。我揭发了后她便和我分手了,我也伤心了好一阵子,听说她近来和那上司结了婚。

我看看Facebook右方的好友栏发现Emma原来还在线,我被她友善的说话打动,也想和她閑聊几句,便打出:

「阿姐,还在线,未睡吗?」看看手錶已经十二时了。

「啊。还在公司呢!!」

「甚幺?!!怎幺可能?很忙吗?!对了,听说妳已经是助理总监了,妳这幺勤力,怪不得!!」

「有新的Campaign要launch,没法子啦。」

接着我俩便聚旧的聊着旧事,那个同事去了那家公司,行内的八卦新闻...等等。不经不觉间便谈了大半小时,我便说:

「阿姐,别再谈了,否则妳天光也做不完呢,有空我们约出来再详谈好吗?」

她也答应后便离线了。

我也其实累了,便倒头睡去了。

梦中我记起她的型态,听她说自己基本上是没生活的,我幻想她孤独的熟妇,也差不多四十岁了,还是独身,家人都全在美国,心中本来对她起了恻隐之心,但当想到她当初如何利用我,如果不是她,可能我已经当了她那助理总监的位置了。梦里还有些变态的邪念,但我怎也记不起内容了。

醒来时只记得一个计划,就是要亲近她,让她喜欢了我,再狠狠的撇她,这样我心中才洩忿。

我早上回到公司,便立即上Facebook留言:

「阿姐,昨晚做得夜吗?如果今天不太忙便早点回家休息,不要挨坏身子了。」

她可能也受宠若惊,不懂如何回答,只说:「谢谢你,阿Jack,我会了,真有心。」

我刻意不再回覆,待晚上八时半左右,我回了家后,再写:「阿姐,记得吃晚饭,早点回家吧。」

可能是她想了半天我的细心,又或是天黑了,心情放鬆些,主动和我交谈,说:「阿Jack真体贴呢,我听你的建议,现在回家去,明天再算吧。回家后,你有空聊吗?!」

我又是刻意不回覆,这天晚上也没上线,让她多想一些。

次天早上,我特别早起来,先到铜锣湾她公司楼下的茶餐厅买了外卖,送到她公司的Reception收,再到Facebook留言:

「阿姐,昨晚心情坏透了,没有覆妳,现在请妳吃早餐道歉,回公司途中记住不需要再买了。」

这次她很快便回答,看来她已经很留意电话Facebook的讯息,便说:

「哎呀~谢谢~没要紧,怎需要道歉呢,你没事吗?」

我被这举动担误了时间,赶着回太古城,在计程车上,发出:

「没甚幺,小事呢,和女朋友分手了,哈哈哈,晚上再说给妳听,甚幺时候方便?」

她说:「甚幺时候都可以呢,我今天也早点走吧,七点半回家和我聊,好吗?」

我见她开始为我迁就自己时间,知道第一步已成功了。

但我却刻意留在公司,果然七时半便收到她的讯息:

「早放工真好,买了外卖,回家洗澡了,你有空谈吗?」

我答:「我还在公司呢~」

她迟迟不回覆,是失望了,但还写:「哎呀,为什幺轮到你这幺忙呢?」

我胡乱作了个大话,再说:「没要紧,反正我也没心情做工作,我们Chat一会吧?」我还在语句后加了个眨眼飞吻的小图示,她也受落地答应。

我写:「昨天晚上,本打算到女友公司楼下Surprise她,因为她早前对我说要开夜,我便买了晚饭给她,怎料竟然碰到她和另外一名男子正离开公司。」

她答:「她们很亲热吗?!」

我:「也没有,只是肩并肩的行,但是谈笑风生那种。」

她:「那,同事一起,可能是吃饭去,也不代表甚幺吧。」

我:「我也是这幺想,便打电话给她,起初她不接,到两遍后忍不住接了,但她却说自己还在忙,我说我听到街上途人和车声,她却说只是独个儿到楼下买便当。」

她没答,我便继续写:「于是我便跟蹤她们,二人跳上计程车,我便像电影里一样,也跳上计程车跟着。在车中看见她们坐得很近,那男子把她拥着,甚幺也不要解释了。但我却还是跟着,汽车来到上环的住宅前,二人手拖手的往唐楼上了去。我把便当掉了,再打电话给她,她再也不接了。」

她答:「噢~I am so sorry!」

我答:「我也觉得Sorry呢,对自己Sorry,如果那晚不Surprise她便没事了。」

她:「别傻吧,错在她呢,她背着你和别的男人一起是她贱格呢,她根本不配有你这幺细心的男友呢!幸好你早早发现,否则继续下去岂不是更惨。」

我:「我要是好,她就不会找别人呢,是我穷,是我没出息呢。」

她:「怎会呢?你才三十岁,已经是大公司的经理,所有都是靠自己本事,很有出息呢。」

我:「但她不是这样说呢。我那晚最后也没有离开,一直在她们楼下等,等了四个多小时。」

她:「哎呀~~你~~~这不是令自己更痛苦,怎幺不走呢,等到她们又怎样呢?!!」

我:「可能,我是想知道真相吧。总之,大约十二时左右,那男子穿着睡衣送她下来,二人还仍然依依不捨,我女友的妆也全弄掉了,却主动地和那人湿吻。我上前叫她,二人吓得魂飞魄散。我问她那人是谁,她起初也很惊慌,但后来却老羞成怒地骂我跟蹤她缺德。那人更把我推开,又说自己是她的上司。我早已是心伤透了,但却拉着女友的手,要她跟我走。

女友当然不肯,那男子竟然对她说,叫她留下来过夜,不要走了。二人回身上楼,我在继续问「点解」,她走前说我是我心胸狭窄、没出息、是个没用的小男人,说要分手了。」

Emma一直不答,待我写完了,我再问:「我心胸狭窄吗?!」

她答:「怎会呢!你不是说了吗,那人是老羞成怒,乱发脾气罢了,这种人根本不值得你爱,你想想,那男人也知道她有男友的,往后如果他们一起了,你觉得他会安心吗?他会对这幺凉薄的人有真感情吗?」

我:「你也说得对。」

她:「再说...我以前对你那幺差,你也...」

接着她便没有再打下去,我猜她是在哭了。

幸好我的手机内还有她的电话,便打电话给她,她过了一会才接:

「喂~~~乙乙~~~是阿Jack吗?!」

这幺多年后首次听到她的声音,才记起她的声线是略沉的,但在哭着还是很温柔的,我便说:「别哭吧,我自己还未哭呢」

她突然破涕为笑,说:「你的声线很怪,哈哈哈,真的很久没听你的声音,我这才想起你的模样。」

我说:「对呢,我们短讯了这幺久,终于说话了,感觉很怪呢,像不知说甚幺好,哈哈哈。」

她却说:「是有点怪,但感觉却很好,听到你的声音便想起当年那个小伙子,和这几天跟我短讯往来的人很不同,但...又却是同一人...很有趣。」

我说:「阿姐,多谢妳听我说...不...打了这幺多,我好像好了些。」

她说:「别再叫我姐了,我都不是你上司了。」

我说:「惯了口很难改,况且,妳知道我很尊重妳呢。」

她听到我说尊重时,发出了奇怪的声音,却立即说:「我才不值得你尊重呢,那件事我一直想对你...」

我抢着说:「阿姐,别再说了,都过去了...呀对了,妳累吗?!」

她突然变得兴奋地说:「不累!你想怎样?!」

她这反应证明我又离目标近了,但我却说:「没甚幺...我需要半小时把这工作做完,我回家后再通电话,好吗?」

她是否真的希望我有别的建议呢?但明显地,她的声线变得失望:「哦~好...好呀。」但她想了片刻,可能也觉得这样会合适些,便又高兴起来,说:「那,你别急,做完工作,买晚饭回家后才慢慢打给我吧,我不早睡的,可以等你的。」

我这便离开公司回家,却照她说,我刻意不急着打给她,吃过晚饭、洗澡、更衣上床时已经十一时多了。这样让她等着,令她更着紧。

时间差不多了,我便致电给她,电话还没响两下她便接了,明显地很期待我呢!我这个计划最妙之处便是隔着距离,她会幻想很多,自然地觉得我很吸引。

我俩开始时继续谈及女友的事,逐渐便甚幺也谈起来,原来她也是半年前才单身,男友是个五十多岁的有妇之夫,是公司广告商的老闆。和她一起是为找生意,后来生意完了,关係便也都完了。

据说那男子不喜欢她肥胖,她便尽力减肥。嫌她皮肤黝黑,她便到了韩国做美白,又整天躲在公司或家中躲避阳光。分手后这几个月也尝试就男友,但是到了她这年纪实在很少对象,已婚的又不会找她这年纪的,未婚的不是很差劲就是很年轻,所以便放弃了,决定投入工作去。

我俩谈着聊着竟然到了凌晨三时多,不经不觉间,她还睡着了,我便只好挂上电话。

接着,我的计划到了另一阶段,我们几乎每天都谈电话,早午晚各一次,渐渐过了两个多月了。

期间,她会偶然会暗示要求我们见面,但她不明示,我便装作不知。可能她也弄不清楚这段是甚幺关係,又害怕我其实不是那种感觉,再加上自卑,令她越来越乱,逐渐荒废工作了。

虽然我也开始觉得她其实人品不错,我们又很谈得来,但我总是提醒自己所做一切的原因,尤其是即将达到目标,我更不能心软了,前功尽废。

二月的来临,是天赐良机,是报复的时候了。

这天晚上,我们又各自在床上谈话到夜深,我突然问:

「阿姐,这个星期五晚有空吗?!」

『星期五』这三个字给她带来震撼,她口吃地说:「星期五?!那是十四号吗?!」

我说:「对,你有约吗?!」

她笑说:「傻瓜,我怎会有约,你不是到现在还不知吧?你听我说过有约会吗?哈哈哈哈!」

我说:「我只是想,这两个多月来,妳变了我最好的朋友,但我们却总是躲在电话后面,我们应该见见面吧!」

她兴奋地笑说:「我也常常这幺想呢,只是你好像没多兴趣和我外出呢!哈哈哈哈,我又不是怪兽,不用怕呢,哈哈哈哈。」

我笑说:「那,我们去哪里好呢?!」

她说:「唔...那天...你真的想那天出来吗?!很多人的呢...」

我装傻地说:「那天?!哎呀,现在香港那里都这幺多人啦,我们找些没那幺多人的地方吧,呀~倒不如到山顶吧?!」

她吱唔以对地说:「还要...还要到山顶??!阿Jack,你肯定吗?!」

我答:「好啊~我很久很久没到过山顶了,还有夜间看到山下很美呢!我们都早点下班,七时半在Café Deco等好吗?!」

这令她更迷茫了,但是我刻意不多解释,她却又不好意思问清楚。接着的数天,我们虽然不断谈电话,但当她一说及此事,我便轻轻带过,转换话提。

星期四晚上,我们对话时,我还刻意说:

「明晚是我们多年来再见,让我穿得神气点,不会失礼妳的。」我当然是说反话呢,但她这段时间来变得很温柔,却说:

「怎会呢,Jack,你怎样也可以的,我只是很心急我们见面呢。真奇怪,我们明明是认识的,是见过面的,怎幺会这幺期待呢,哈哈哈哈。」

挂上电话前,我还说明天有整天的会议,可能要到晚上直接见面才谈了,她也不察觉有异。

晚上七时半,我準时到达山顶Café Deco,但我刻意没内进,从山旁边的小经望上餐厅内我预订了的窗旁位置,终于看见Emma。从这角度看上去,见她这晚穿了条红色短裙白色小背心和白色高跟,明显是悉心打扮了。她选择了不穿连身裙是因为早上要上班、不想太明显表现自己热切的心情、抑或是对自己外表身材没信心?我一时也搅不清楚,但从下而上看到她的大腿和少许裙下春色,我发现她明显瘦了很多,皮肤也变得很白晢。

她把自己的肉腿蹻着,难掩饰她本身的身型,虽然她比以往消瘦了很多,但肥美的大腿一看便知道是个熟女。短裙把成熟女人的肉臀包得紧紧,能清楚看见裙下内裤的线条。拥有着因年纪和独身而变瘦的女人特色,她肥胖的部位和瘦削的部位型成强烈的对比。

乳房、屁股和大腿内侧都和以往肥胖是差不多,但肩膀、手臂和小腿看起来又修又长,我不料自己看着这个身体竟然有点着迷,但担心给她发现,只好尽快离开她视线。

躲避时,我不断想,没想到年轻的她肉厚身横,随着年长,因为工作令废寝忘食,缺乏正式男友或丈夫令她心情不安,反而得到了不了少女梦寐以求的身型,是上天对她开的玩笑,还是动物天然求偶的自动调节呢,毕竟她年纪不轻了,这可能是她身体绽放美态的最后机会了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知道她一定心急如焚了,但又不敢致电给我。

八时正,她终于忍不住传了短讯给我:

「喂,你还在开会吗?我到了,但你不用急,慢慢来,我等你。」

我看在眼内,但刻意不回覆,自己索性坐到商场内的麦当奴喝汽水,这里刚好能隔着数道玻璃墙,远远看着她的座位。虽然距离真的很远,但我隐约看见她原来头髮便得长长了,和以往男人婆的外表很不同,在这距离看她的坐姿动态,也真的是个端庄成熟的真女人呢。

我见她焦急的样子,多年来对她的怨恨终于稍为舒缓,我站了起来,离开了麦当奴,拿出手机档着面,偷偷的回到Café Deco的侧门,隔着玻璃拍了几张照片后,便迅速离去了。

乘缆车下山时,心中感觉很奇怪,明明是达到目的了,只要再过两小时,发短讯给她,好好的臭骂她一会,岂非好好的发洩了吗?!但看看缆车内一对对的小情人,想到再这个情人节晚上独自回家,又觉得心痒痒呢。脑海不知怎幺总是想着鲜红色短裙下的雪白肉腿,看来回家后也要好好想着她自我发洩一番了。

来到金钟,更是满街都是长腿美女,有些手执鲜花,有些抱着毛公仔,或是拥着男友。我不禁又想,这刻不正正有位满腔慾火的熟透美人在等我好好享受吗?我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呢?!

回到鲗鱼涌家中时已经九时了,我心中满肚闷气,忍不住致电给Emma:

「喂~~对不起...妳还在山顶吗?!」

对面传来沉默的声音,看来她已经很失望了,心情怀透,当然有点生气地说:「唔~~等了这幺久,侍应不断来问我可以点菜没有,我刚刚埋了单,现在站在山边的小径...你刚下班吗?」

我知道她受苦了,心中快慰,但还继续假装可怜地说:「对...我才刚刚开完会...真的对不起妳,妳必定很难受了,对吗?」

没想到,她竟然哭了,我突然觉得这复仇大计好像过了火,正打算再编甚幺解释,她却边哭边说:「你...你其实今晚不在公司,你是故意戏弄我吧?你这段时间对我好是要作弄我,要报仇对吗?」

一时间被她道破了,我竟不懂反应,便说:「吓?!怎...怎会呢,妳...怎幺这样想...我...当然没有啦,妳现在快点乘的士下来吧,我在太古坊的New Room等妳,好吗?!」

她听到我说要见面,心中好像冷静下来,便说:「真的吗??你真的还想见面吗?」

我看看手錶,毕竟还只是九时,心中正闷着,便说:「当然啦,妳快点来吧!!」

说罢,挂了线,我也立即落楼,幸好这里离太古坊不远,这时天气很凉,便缓步跑往那里,当然,为了圆谎,我也穿上办公服饰和皮鞋呢。

来到Newsroom,幸好有些客人已经离开了,毕竟情人节餐厅很满座,幸运地我找了张隐闭的二人枱坐下了。没想到不出五分钟,红色短裙Emma『卡卡卡』的高跟鞋声音传来,眼前便是这个多年没见的『仇人』。

她望着我,表情由紧张尴尬逐渐变成笑颜,面上当然全没有哭过的痕迹,大方地说话,像刚才的事全没发生过一般。

Emma:「Jack,你比以往成熟多了,但还没多变,都是那幺帅。」说着便坐下来。

近距离下,我却发现她往以往不同多,说着:「阿姐,妳却变了很多,一点也不像以前。」说着时装出失望的表情。

她立时呆了,急忙用心拨弄长髮,面部表情又变得紧张起来,我却突然转成笑脸,说:「...比起以往漂亮多了,头髮长了、消瘦了又美白了,哗,真的是位大美人。」

她知道我是戏弄她,立即笑了,便说:「怎会呢,你是故意逗我,算是赎罪吧?」

我一本正经地说:「哎呀阿姐,真的,对不起了,要妳白等了,又被餐厅的人白眼,真的不好意思。」

这里的气氛很好,她心情变佳了,我俩便东说西说的胡扯,我叫了的整瓶红酒都给喝光了。见她的肤色白里透红,我忍不住偷偷的瞄向她短裙下的雪白大腿,这刻都是淡淡的粉红色了,怎了给她发现,她有些醉意,便说:

「嗯~~~你以前也不是这幺鹹湿的呢,偷看我的大腿?!」

我也不示弱说:「哈哈哈哈,我本来就是个色鬼,如果妳从前也像现在般美,我必定...哎呀...我喝多了,对不起阿姐,乱说话了。」

Emma表现得更风骚了,说:「你干吗,总是叫我『阿姐』呢?人家又不是大婶,况且我只不过当了你一会上司吧?你就算对我鹹湿也没有对我不起呢,男人...本来就应该对女人鹹湿的呢!」

我心中早是性起,但还继续玩这把戏,说:「我对阿姐是很尊敬的呢,就算是以前妳对我那样,我心中还是很尊敬呢。」

她听后,心中内疚了,显得更热情,脱下了西装外套,露出白色小背心,胸前伟大尽现,乳隙又长又深,说着:「阿Jack,那年那件事,我其实也一直耿耿于怀,害了你,阿姐心中很难受,如果有甚幺可以弥补便好了。」

我心中想着,要是妳给我狠狠的干过饱便弥补了!但我当然没这样说,道:「能和妳像现在这样做朋友便很足够了。」

她的表情变得失乐,我知她是很久很久没和男生一起了,心中慾火早是燃烧,加上情人节这些日子,令女性更是丧失理知呢。

接着我们又谈了很久,她屡次暗示自己单身,又和我很投契,更说我俩早已不是上司下属关係。但我却不断的叫她『阿姐』,和相敬如宾。

逐渐我把话题带到工作,她很诚恳地恭贺我升职了,又给了我很多市场上的消息,毕竟她是助理总监,接触的讯息是不同层次的。说着说着,她又以前辈的语气和我说话,我心中却不知怎幺很受用,对于眼前成熟性感的前辈很有冲动。

Emma突然问:「咦?你公司就在对面楼上对吗?我记得几年前也来过这边开会。」

我答:「对啊~你要不要上去看看?我搬进房了,虽然是细细的尾房,但总算有房坐了,这也是近年公司租了多一层才多出房间,再者我部门近年又悬空了总监位置,算是好运呢。」

她兴高彩烈地说:「真的吗?!我也没有房坐呢?看来数码通的福利没有电盈好呢!那一定要参观啦!!」

于是我们便立即结帐,横过马路,来到电梯层,对保安出示员工证后便上楼,其时我说:

「别抱太高期望呢,我说过是间细细的房间,又在偏远的茶水间附近呢。」

经过几道保安电锁的门后,这刻公司没人了,我开了所有灯后,左穿右拐来到小小的房前,锁上的门上贴着我的名字,她看了很高兴,说:

「厉害~~」

开门后,是间六十呎的小室,放了办公桌便只够位置放一对小椅在对面供开会之用。Emma尝试往窗户看出去,但只能看见两座大厦中的罅隙,全没夜景。我望着她,鬆鬆膊伸伸脷,意思是说没甚幺怨言了。

我坐在自己位置,收拾桌上的杂物,她从窗边行过办公桌时由于房间太窄,她背着而过的时候,窄身包臀短裙被桌边逼着,短裙下的内裤线突显了出来,我忍不住瞪着,待她过了整张桌子后,屁股在桌上掉下,在裙内也露出弹上弹落的动作,我虽然没直接看到Emma的裙底,但却已完全看清她屁股的大少形状,登时后脑和下体传来些微反应。

幸好她背着身子,看不见我的色情眼光,待她坐在我桌前的客椅时,我已经回复正常表情。我记得那刻自己在想:「我怎会对这个人有性趣的呢?那个明明是个害人的黝黑男人婆,是我太久没和女人一起,上了脑吧?!」

但当她因为办公室没开空调局促而脱下西装外套时,她身上的体味散发在这细小的房间,我再看着她被光管灯照亮的雪白肌肤,和略带汗上的半对巨乳在微微摇晃时,那个以往的她如何丑陋都好,我早已全忘记了。相反,她的蜕变反而令我更想佔有她。

可能她望见我的表情,便问:「阿Jack,你没甚幺嘛?干吗面都通红了?!」

我不懂回答,只感到下体被她的刺鼻女性体香弄得逐渐硬起来,只好说出脑内想到的第一样想法:

「啊~没甚幺,只是...在办公室内和妳一起,便想到以往工作的日子罢了~」

她却很高兴地说:「我真没想到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呢。老实说,我以前那样对你,你也没放在心,真的很大量呢。换转是我,可能我便办不到了...」

接着下来的事,我只是依稀记得,可能是因为喝了不少红酒、可能是因为视觉和嗅觉受了刺激、又可能是我始终还是怀恨在心吧,我听到她又提起这件事时,突然起来,跨过桌子到她身前,轻倚桌边,闭目吞了口水,说:

「阿姐,其实我也没那幺大方,我一直也很恨妳呢...」

她看见我说这些时,表情也又笑容转为紧张,当然她是始料未及呢,但我继续说:

「...妳早前猜得没错,我原本是安排好在这晚戏弄妳的,我其实早早已经上了山顶,远远望着妳期待我的神情呢...」

她的表情又紧张变得气愤了,但却又带了伤感,眼光已经有点泪光。

「...我原本打算以后也不再找妳,让你永远也不知道发生了甚幺事。」

说到这里,我也停了下来,她嘴唇在微抖,眼角流下一道泪水,过了一会寂静,她问:

「哪,你为什幺又打给我,为什幺又约我到楼下,还要若无其事地对我好?」

我也分不清那刻是突然醉倒还是突然清醒,我说出了真话后,心里畅快了,更没需要保留甚幺,便说:「我也不知道是我不忍心,还是...」

她用心轻抹眼泪,表情冷静下来了,毕竟Emma是个女强人,感情上也不少经历,拿起外套,站起来,冰冷藐视地说:

「那你为什幺又要说出真相呢?!」

我答:「是妳再提起那件事,我想妳知道我是很在意的,妳的自私举动差不多毁灭我的事业,妳内疚是应该的,妳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心血,要比人努力多几多倍才可以回到这位置,这个三年前原本就该属于我的位置!」说到后面是我语气越来越重,她被我骂得呆了,表情不再藐视,轻咬下唇,强忍泪水,说:

「嗯...对,我是活该的,是我负你再先,你报复我没话可说,相比之下,这侮辱也算不了甚幺,况且过程中,我反而很享受那段假的友情...好了,仇你报完了,我们互不拖欠了,我可以走吧?」

她说话逞强,刻意就站到面前,差不多鼻贴鼻地说着。

我俩就四目交投的站着,她眼里又是愤怒又是羞愧,我眼里却只有她~

我突然用手把她拥抱着,接触到她烫热而柔软的肌肤时,心跳加速得很快,我把嘴吻向她。Emma吓了一惊后,身子往后一退,但被我拥着,她只好紧闭嘴唇任我乱吻。

我多次尝试把舌头伸进她口内,但都不成功。可能是她集中注意力坚守唇上不失,身体却来不及反应,被我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坐着。

我双手放在她白里透红的大腿上爱抚,那熟透女性的大腿既柔软又性感,我终于可以触摸到这对诱惑了我整晚的肉腿,下体立即充血起来。

她见我双手忙着爱抚自己大腿,立即用手把我的身体推开,她的力度不少,我很不容易和他僵持,她几次用拳头大力打向我的肩膊,我也强忍。她挣扎时把后张开吸气,我双手突然放在她面上,把她拉到我面前,我的舌头伸进她口中和她吻着。

她的双手不断继续击打我的背部,我手中却越是温柔的抚摸着她双颊,边吻边用舌头找寻她的舌头。嘴唇被攻陷了,加上我温柔的举动,她也不再胡乱挥拳了,双手只是抓着我的肩膀,想把我推开。

这时间,我的下身早已压着她的腿间,她短裙被我叉开了,我那里的反应她的腿间也感觉到吧。

寂静的办公室,这刻只有我两的挣扎声,但由于四唇紧贴,发出来的都只有『唔!唔!唔唔~~~』声。

我不断的吻着,明显地,Emma经过了首先的惊吓后,逐渐放鬆了,到这刻双手也只是装作推着我,实在没发力,舌头也开始不迴避了,还有数下用舌尖和我的舌头捲着。

两个成年人,说了那幺多的真话假话,肢体上的真假搏击,到最后也不及舌尖上的微细动作。她的舌头主动轻轻和我舌头捲着的一剎那,甚幺也不需再讲了,她的手脚也不再反抗了。

是她这晚本来就想有如此的结果、还是挣扎太久累了而接受、又或是理智没法抗拒身体被挑起慾火的反应呢?答案已经不重要了,我俩那一刻都有了在原始的共识。

她的舌头越捲越激烈,双手反客为主的搂住我颈后,闭起双眼每下接吻都很深,像要喝下我的唾液般。我的手放在她的摇间,把她拉向我身体,她没有早前的抗拒,主动的配合,短裙下露出黑色小内裤,却毫不吝惜的让我欣赏。

我俩吻得越来越兇,她边吻边用手拨弄我的头髮,我没想到Emma口水是如此香甜,是我发情了还是我俩性方面很匹配呢。她也好像很享受我的口水,每次接吻也差不多没气才肯分开。但即使分开透气时,她也把鼻印在我鼻前,却不说话,好像怕说话反而会误会,身体却不会说谎。

我俩疯吻了一会,二人都烫着了,我鬆开了她往后退了一步。眼前的熟女双眼充满慾火,嘴角没笑容,却带着些肯定,是期待接着而来要干的事的肯定。我倒没见过这样的Emma,我往后退多一步好让我可以看清整个她。

我俩有了距离后,相比起片刻前我俩的挣扎,这刻清楚地表明她可以自行离去的,但我俩四目交投,一言不发都知道对方已是如箭在弦了,这刻的她是心甘情愿地留下来的。

只见她情迷意乱地把眼睛瞇着了,头微微向前倾把胸膛挺起来,那对巨乳被小背心迫得差不多要爆出来了。但美景却她的下身,她坐在我的办公桌上,火红色短裙早已扯好了,露出熟女肥美的雪白大腿和中间的性感黑色小内裤。

她见我的目光已聚焦在自己的美腿,便往后移,把双腿抬起来,修长的小腿被白色露趾高跟鞋包着,她擘开了双腿,鞋跟压着办公桌边,我眼前的便是活生生的AV影碟封面呢!

更令我兴奋的,除了是这能令任何男人都迷住的姿势装扮以外,反而是我没想到这个以往对我呼喝指骂的女上司,这个大我七年的成熟女人,竟然就在我自己的办公桌上半裸的搔首弄姿、卖弄春色!

我缓缓转身把门关上,反锁。门锁『卡』的一声,令她打了个颤,我也有同感,慾火突然提升了一度,因为这刻,突然整个世界便只有我俩。

我回头时,Emma便刻意在我面前拉起和脱去白色小背心露出白色花边胸围,这个自发的举动加强了她的表态,看在我眼中,有着挑逗的效果。既然这刻她已经表明心意,我便索性慢慢欣赏她的肉体。

我站在她大腿中间,把她的身体拥住,她整个人都正在发滚,我把面压向她的乳房,她便『啊~~~』了一声,叫得很爽。

Emma的乳房又大又圆,是她发育时肥胖的印证,但倒没想到韩国美白是这幺厉害,那对软肉真的雪白软滑得令我爱不惜手呢。

我温柔地用双手搓着她的乳房,力度由浅入深,我是想她两年多没行房,虽然这刻经已是如狼似虎,我也不想吓跑美人。

我隔着胸围地爱挤,她逐渐浪叫起来:「唔~~~唔~~~哦~~~~啊~~~~~」

我俩一直忍着不说话,这刻她的呻吟声打破了寂静。

我听得心痒,把胸围拉高,露出一大片乳晕和硬了的乳头。她的乳晕是浅啡色的,我很喜欢,便用舌头在那里打圈地舔,还不时吸啜一下乳头。她那幺原来很敏感,不断浪叫着,又痒又爽的感觉令她欲拒还迎,当我服侍她一边胸时,她会用手指捏着另一边的乳头止痒。

「啊~~~哦~~~唉唷~~~唔~~~啊~~~」

我吐出乳头,示意要她也用手捏着,这样她便双手捏着自己两个乳头享受着,她也知我会有别的举动,我突然坐在客椅上,这高度刚刚就在美人大腿中间的位置,我把面全躲进Emma的内裤中,大力的嗅,她的味道很浓郁,腥香像兴奋剂般令我下体涨大。

久未人道的熟女,下体特别敏感,经我这幺乱躲乱嗅,痒得大叫了出来:「哇~~~~!」

直到这刻,我俩都不敢乱说话,但我被激情带领,忍不住边脱下她的内裤边说:

「阿姐~~~我想舔妳的阴唇,可以吗?!妳...真的很香呀!!」

她原本也尝到轻轻拉着内裤,听我说话了,心中高兴,答:「哎呀~~~Jack~你想怎样便怎样喇,是阿姐对你不起...你要怎样...便怎样啦!!人家...今晚是你的,算是补偿吧....噢!!!!!!!」

她的叫声是被我用舌头伸进唇内所致的,她说的淫话正中我心意,我便用行动报答她。我用手指轻轻磨擦着阴核,边用舌头撩动阴唇肉,每下都按着节奏地舔,令她激烈地浪叫:

「啊呀~~噢噢!!啊呀~~噢噢!!啊呀~~噢噢!!唔唔!!!」

熟女久旱逢甘,经我拼命服侍,流出一道又一道的白浆,我拿了一些在手中,把头抬起来,在Emma面前说:「阿姐,妳看!妳湿透了,这是妳的淫水,很好吃...」说着便放进口中吃掉。

她看见,大腿间一抖,心中痒痒地说:「那些髒呢~~别啦~~~阿Jack...人家已经...」

我继续吃得津津有味,说:「阿姐...其实我刚才,没说到...我回来找妳是因为,我发觉我不经不觉间喜欢了妳...所有妳的我都喜爱,舔...很好吃...」

没想到她听到后,突然坐了起来,和我拥吻,就算吃了不少自己的淫液她也不介意,她满面春情,被早前更主动了,说:「来...让我来服侍你...」

见她和早前的迷乱不同了,这刻的眼神充满爱意,是女人天性用耳朵来爱的原因吧。Emma要和我对调姿势,我倚着办公桌,她便蹲在我胯下,我这个角度能清楚看见她的裙下春光,虽然早前甚幺也看过了,但成熟女人穿短裙摆出这淫秽的姿势总是诱人的!

她替我拉下裤链,小心翼翼地拿出早已是笔直的肉棒,见她眼光稍稍迴避,要知道成熟的女人还会对那里害羞是最好的极品。她们已到了知情识趣的年纪,了解自己身体需要性,不再害怕试不同的东西,但却又不会太过主动,显得太饥渴。

果然,那害羞的眼神一闪即逝,换来的是慾望的眼神,Emma望着硬透的龟头,竟然先用鼻子往那里嗅一下,『唔~~~~~~~~』她闭目地发出从心底里的呻吟声,还轻声说:「嗯~~~男人的味道...太久了~~~~~噢~我喜欢呀~~~~」

她二话不说便张口把整条肉棒含进口中,突如其来的温暖把我带入享乐仙境,我叫了出来:「啊啊啊~~~~~~~~阿姐呀~~~~~~~好舒服呀!!!!!!!」

她听我的反应便开始发劲,大力吸咄,又同时上下上下的磨擦,期间还用舌头捲动我龟头下的神经线,我也很久未被口交,立即闭目地享受。

「喢~喢~喢~喢~喢~喢~喢~喢~」湿漉漉的声音在寂静的办公室内真色情,我望向下方,见我这个前上司没有了当年的威严,蹲在我胯下淫秽地服侍我,真满足!我也分不清她拼命的表情是要讨好我,还是享受真男人的宝贝,可能两样也有吧!

逐渐快感越来加强,我双手抓紧桌边,颈部昂后,腰间不其然举高了,这可能顶得更深入了,她发出轻微的呕吐声,但却发出惊讶的声线:「嗯~~嗯~~舔~~噢!!!!」

她鬆开了,说出:「Jack!...你的肉棒...很长呀!!顶死我了~~~」

话虽如此,她却转眼又全神贯注地舔吃龟头和肉棒的各位置,像只母狗般放荡。

我那里虽然爽死了,心中却挂念成熟阿姐的美鲍,轻轻拉起她,说:「阿姐啊~~~我要再吃妳那里...」

见她嘴角湿透,双颊通红,眼神迷幻,说:「别啦...那里很髒呢...人家整天未洗...臭的呢!!!」

我却不理她说话,把她推往办公室墙边,她用双手压住,心中都是依我所有要求了,还微微翘起圆润的熟女屁股,我把短裙拉高,隔着内裤把整块面压入,怎料内裤原来已经湿透了,我说:「哗!!!阿姐,你的内裤全湿透了!!!」

她垂头,扭拧地淫叫:「唉唷~~~别再说啦...人家已经...」

我满鼻子湿透,大力地嗅,她的味道经过一轮挑逗后变得更浓郁,是尿味加腥味加上些鹹鹹的麝香味,把我弄得神魂颠倒,自动地伸出舌头不断舔吃。

她那里受刺激,立即浪叫起来:「啊~~~啊呀!噢...噢...别喇...别舔那里...啊啊~~~~对对...中间....啊呀!!!!」

我索性把内裤脱下,勾在高跟鞋上,望向大腿间,淫液已经流下来了,她回头望着我,见我边拨弄自己肉棒,边努力地吃自己的肉唇,立即又羞起来。

便如是者,我毫不客气地大块朵颐,她那里越流越多,白液变得越来越浓,我却吃极不厌,满口都是白浆。她这刻望下来时,我刻意张开口让她看我满口都是她的分泌物,她立即把尾指放进口中咬着,下身突然抽搐两下,又射多丝毫液体在我舌上。她淫叫,说:

「哎呀!!!!你别再吃了...弄得人家...好兴奋...心中很兇...怎幺办?!!!」

我却站起来,脱下裤子和内裤,伸手往她的肉唇抹了些白浆,往自己肉棒涂上,当作润滑剂来拨弄自己那里,她全程看在眼中,见自己的液体涂在我私处上,忍不住紧咬嘴唇,眼神变得焦急,轻声说:「...我的...涂在那里...舒服吗??!!!」

我往前把她压住,在她耳边说:「...噢~~~舒服死了...但要是能...真正插入,必定更爽!!!妳说对吗?....阿姐~~~~~~」

我最后『阿姐』两个字,说的时候把呵气喷在她耳孔,她瞇起眼,像被催眠了般说:「啊~~~插入??!!...必定...很...」

我刻意把肉棒轻轻扫往她的屁股罅,她跳了一下,但立即躲避。我再说:「我的骚阿姐,妳那里痒吗??」

她没回答,把头垂下,但却轻微点头。

我用手爱抚她肥美的臀肉,又往她颈部吻下去,身子逐渐移近,她已经整个人半裸的贴着墙了。我又再用手指往秘洞轻撩,手指在紧闭的肉唇上磨擦了,她反应被早前更大,整个人到跳了一下,嘴唇咬得更紧了。

我的手指却轻易地沾满浆糊,我说:「呵~~~呵~~~不要紧,妳的淫液已令我很爽了!!」说着又涂在自己的阳具上。

我每拨弄一下,都刻意顶在她的屁股罅上,节奏逐渐加速,我口里更浪叫出来:「嗯!!嗯!!嗯!!嗯!!嗯!!噢~~~啊呀~~~~唔!!!!」

她被我这样顶着,不出数分钟,她虽背着,但耳朵已经血红色了沙哑的声音说:「啊~啊~啊~我不行了...好..宝贝...人家要喇...你有套吗??」

我才突然醒悟,说:「啊呀!!糟糕...我没有呢?我平常又怎会在办公室有那个呢!!!」

她回头望过来,眼已经是红红的了,这刻流下一滴眼泪,说:「噢!!!你...那怎幺办??!!人家已经不行了~~~~~~你这也是戏弄我吗?!」

我心中倒没有这样想,只是被原始性要交配的本能盖过,片刻间脑海却闪过最好复仇的方法是...

我却答:「噢~~噢~~~怎会呢??!我的好姐姐...你不知我这刻有多想插进妳的淫洞内...」

她听后闷叫了一句,下身又抖了一下,说:「哎呀...别啦...别说那些了...」

我续说:「但是...真的呢...我那里膨胀得硬透了...要是能把这里...噢...这里多美...能把妳的小穴填满...填得满满...多好!!!」

她更是快疯了,大腿自然地夹着,像急尿般,浪叫着:「我...我求你别再说了...好吗??最多...我用口替你洩了,好吗??宝贝....」

我却拨弄得更兇,说:「...但是...要洩,便洩在阿姐里面...把热烫烫的都全射在妳的阴户...必定爽死了!!!」

她听我说到这里,已经快失理知了,摇着头,但屁股却不由自主地越翘越高,露出肉唇间正在流汁。

我俩这刻都是汗流浃背,我拿着肉棒在手,说:「噢~~噢~~阿姐呀...我可以只是轻轻把那里贴着妳的唇吗??...我们那里接触...已经很爽了...不插进便是...可以吗??」

她心中早已火烧着,虽有犹豫,想了片刻,便点着头,说:「...唔...只是贴着...」

我便把龟头伸前,在贴着到湿润的唇上那刻,我俩竟同时叫了出来:「噢噢~~~~~」

我不其然,上下的磨擦几下,龟头被厚厚的肉唇微微包着,接触面多了,快感更甚,Emma不停地抖,叫着:「哦~~噢~~噢~~舒服呀~~~」

我也舒服得抖了一下,是那种感觉,便说:「啊~~~呀~~~洩是一丁点...啊~~~~」

她的反应很大,叫:「啊呀~~~那...别再磨了~~~」

我没理会,反而越磨越急,说:「呵~~呵~~别怕...只是外面呢...啊~~~阿姐...我们的液体混在一起了...我和妳呀~~~~」

『我和妳』这三个字彷彿令她迷倒,她不再要我停,却说:「哎哟~~~~别再说喇~~~宝...贝...我俩一起??噢~~~~啊~~~」

我知道女性天生的本能反应,便再加把劲地磨,又说:「噢~~~噢~~~很爽吧,阿姐~~~我是男...妳是女...这对器官...本应要结合的呢...妳不想吗??!」

来到这刻,我们半裸的纠缠了半个小时,又加上酒精驱使,二人香汗淋漓,任何端庄的人也不能再隐瞒心事了,她说:「啊~~啊~~我怎会不想呢!!!我快烧死了~~~你知我多久没被狠狠的干了?!!!」

磨擦到这刻,她的分秘已经很多,弄的龟头被白浆全包着,我说:「噢!!噢~~我可以狠狠的干妳呢,阿姐...只要妳说一句...我便可以带妳到仙境去...把妳干到失神去了...好不好...好不好呀...骚姐姐?!!!」

我差她会回答,没想到她垂下头,咬着手指,另外的手放到自己阴核处自磨,但看来没法止痒,她只好放浪地摇摆屁股,回头望着我,水汪汪的眼神很迷乱,不像是平常的她,她咬唇的嘴张开,伸出舌头乱捲,露出淫慾的表情,说:「噢~~噢~~Jack啊~~我真的不行了,甚幺也不理了...你...进来吧!!!!」

我听她这样说,早已想立即插入舒服一番,但眼前的Emma早已变作另一个人,见她风骚蚀骨的雪白完美熟女身段,赤裸的下体和屁股摇摆求偶的动作,她这刻是全世界最美的人了。我要把快感延至最高那一刻,便说:

「甚幺??!美人姐姐~~~妳说甚幺??我听不到呢!!呵...呵...」

她性急的表情更是诱人,但她好像冲破了心理关口,说话再不顾忌:「啊~~进来吧...我的淫穴不行了,阿Jack,用你的阳具狠狠的插进你的阿姐里面啦~~~」

成熟的Emma虽然不多性事,但毕竟懂得情趣,知道我喜欢干自己上司的成功感,用淫秽的说话来附和着。

我其实已经忍不住了,那里红肿得要命,却用剩余的气力说:

「呵~~呵~~阿姐,但我没有避孕套呢...这样光脱脱的做不怕吗?」

她再受不了,突然往后一压,同时说:「啊...啊...我甚幺也不顾了,我要你填满我...噢噢噢!!!!!!!!」

她那里早已是非常润滑,『噗唧』的一声,便把我整条肉棒吞没,湿淋和热力剎那间把我整个人包围,延迟快感令这刻的感觉倍增,我也是首次有这幺强烈的反应,叫出:「噢噢噢~~~~~~FUCK!!!!!!!!!!!!」

她被我填满的一刻,头还是回首望着我,眼睛却立即反白,甚幺仪态也没有,像禽兽得到享乐时的忘形,张开口在呻吟。

我终于在她体内了,这个本来令我极为讨厌的上司,这刻是我的了,她最私隐的地方也被我完全攻陷了,我要好好享受这刻。

停顿了片刻享受对方的肉体,我用双手轻轻拍打她熟透的屁股『啪』『啪』『啪』『啪』,说着:「噢~~~妳终于是我的了...舒服吗,阿姐,喜欢我干妳吗?!」

她也被我拍打回魂了,但这姿势明显是男尊女卑,她却很享受被我佔有般,以小鸟依人的声线,娇嗲地说:「哎哟~~爽死喇!!你阿姐我很喜欢被你干...阿Jack...快点动啦,我求求你...狠狠地干我啦...」

我想她那里定必酥痒得要命才会说这些荒唐淫话,但听在耳中却又令我精力充沛,要好好服侍她一番。

我慢慢地抽插起来,每下都深至她子宫,这令她终于得到肉体的满足,她憋了整晚得到释放,闷哼出一声淫叫:「嗯!!!!!!!!!!噢~~~~~~」

她头背着我,双手按着墙,每下迎接我抽插时头髮摇曳,头部前后的动。她掌握了我的节奏后,刻意用屁股撞向我,让每下插得更深,我差点被她弄丢了,叫着:「哇~~哇~~妳...噢!!!!!」

为免早洩了,我放弃慢而深的方法,转为青蜓点水的快攻,每下都狠狠的插但速度却越来越快。她看来十分受用,显得更兴奋,整个人都奋力摇晃,期间还不时回头,望向自己私处被我抽插着。

她眼眉弯向上,双眼瞇住,像是享受又像是痛苦,嘴角却在淫笑,看得我心火更盛。这快攻过了片刻,她便浪起来,呼吸急速,越叫越大声:「啊呀!啊呀!啊呀!啊呀!啊呀!啊呀!啊呀!啊呀!啊呀!啊呀!啊呀!!!!!!!!」

她大叫到最后,下面收缩起来,是高潮要来了,我也差不多要洩,便立即停止,把她转过身来。她差不多高潮,整个人都迷乱了,边要我湿吻,边拉着我下身要再插。

我把桌上东西推开,放她裸露又湿滑的屁股坐在上面。她配合的把肉腿擘开,露出毛茸茸的下体要我进入。

面对面令我俩都更兴奋,我忍不住立即进入,这姿势更贴身,入得更深,我俩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体温,和嗅到对方的求偶的体味。我便不停大力乱插,她发疯的浪叫:「啊呀!!啊呀!!啊呀!!啊呀!!啊呀!!啊呀!!好呀!!!好呀!!!好呀!!!好呀!!!大力~~大力~~~噢呀!!!!!!!」

我俩又吻又插,她用舌头把自己的唾液舔在我鼻上,她的味道令我疯狂,接着她更脱光自己上身,让巨乳放任地摇晃!

她的味道有如最原始的催情药,我整个人精力充沛,尽全力满足眼前久未人道的熟女,为她的快感我拼命地干,没料到她竟能给我这幺厉害的感觉,便低吼地说着:「噢!!噢!!噢!!噢!!噢!!噢!!阿姐~~~妳那里真的~~又紧又湿~~~好好干呀!!!!!」

她肥美又柔软的大腿逐渐夹得更紧,双眼反白,放任淫叫,完全投入慾海中,娇嗲地嚷着:「啊呀!!!啊呀!!!啊呀!!!啊呀!!!啊呀!!!我不依呀!!!好老公~~~你再大力点插喇~~~人家是你的呢!!!这...感觉~~~太好了!!!我要你晚晚干~~~晚晚干~~~晚晚干~~~老公仔呀!!!!!!」

成熟美人突然转口叫我『老公』出奇地令我一点也不抗拒,反而更为痛爱,我立即紧抱着她和她湿吻,她比早前更兇了,舌头捲得有劲,把我的唾液都㗳㗳地尝,满面春风的享受。我感到下体再强忍不了,但见她呼吸越变急速,不想她的高潮停下来,只好继续加速。

她的浪叫变得激烈:「啊啊呀!!!啊啊呀!!!啊啊呀!!!啊啊呀!!!噢噢啊呀!!!你的肉棒变得很尖喇!!!!很硬呀!!!!插死人喇老公!!!!!!」

就在这千钧一髮的时刻,我脑海又闪过早前报复的念头。

我不停的抽插着完美的熟女胴体,她慾火焚身的乱摇乱磨,令我的决定简单不过,我便闭目沉迷地去!!!

沉迷在原始女性享乐当中的Emma却突然醒觉,说:「啊噢~~老公仔~~~啊呀~~~你射在我面上吧!!!啊呀~~啊呀!!!!!」

我意识地反应吟着:「噢噢~~~噢噢~~~噢噢~~~骚老婆...太爽了!!!我停不了喇~~~我要洩喇!!!!妳都接下吧!!!!!啊呀~~~~」

我的力度加强了,她口里虽说着:「哎呀!!!哎呀!!!哎呀!!!别喇~~~人家~~~排卵喇~~~~这样会怀孕的!!!!快拔出喇!!!!阿Jack!!!乖啦!!!!噢啊噢~~~~~~~~」

身体却继续协调地附和着我的抽插,每下到底部时都温柔地回馈,我当然不理会,继续为所慾为地发洩,边叫着:「啊呀呀!!!啊呀呀!!!啊呀呀!!!我感到很多又烫又滚的精液要填满妳喇!!!!对不起喇~~~~~啊呀呀!!!!!!」

可能是女性天生对于受精这景象的渴求,她听到我说要填满她时,吐了一口气,突然一百八十度改变,身体像发动了的引擎般配合我的动作,阴唇收窄,磨擦的动作像搾牛奶般搾弄着我的阳具,令我立即到达发射状态。

熟美人却彷彿还怕不足够令我全数尽射,淫叫着:「噢呀!!噢呀!!!那去吧老公!!!令我怀孕吧!!!!我要你的热精呀!!!!都射进来吧...啊呀!!!啊呀!!!填满我喇!!!!我要喇!!!!!!!!!!!啊呀!!!!!!!」

「...........」

我首次射精时完全发不出声音。我把她搂得紧紧,只有足够空间让下身疯狂乱摇,突然往前尽力一顶,她大叫一声后,我感到像排尿般源源不绝地射出一道又一道的烫热精液。

她也被我最后的冲刺带到高潮,反眼紧咬下唇,大腿抽搐,体内被热液接触那刻,摇间也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。

隔了不足两秒,大家都以为停止时,我又再射出大量精液,这次她稍微回魂,望着我时不断点头,鼓励我多射点进她体内。

我俩足足干了半小时多,二人都累透了,还未拔出已经相拥而躺下。但不一会,我的肉棒虽还未收缩也滑了出来。

Emma睡眼惺忪地望着我,因为她已经很久没做过,我又是首次没带安全套做,都不知道接着下来的事。我爬起来,望向她的下体,她也自然地高举肥美双腿给我看,没料到肉唇间不断流出很多很多的白浆,她伸手一摸,看看时露出又满足又忧虑的表情。

我看看自己的肉棒原来也涂满了白色浆糊,当中那些是自己的那些是熟女的淫液也分不出了。

我便跑到办公桌另外一边,拿来纸巾给Emma清理。这角度望着半裸的前上司,只穿着红色短裙,抹乾自己的阴唇,头髮蓬鬆又衣衫不整的她有着说不出的迷人。

她逐渐清醒过来,拾起衣服遮掩自己的身体,面露羞耻,也不知是因为被内射了而担心还是早前发情时乱叫我老公而害羞。

我记得那刻我想我终于给予她最大的报复了,一个女人被骗色已经是侮辱,更莫说在完全不设防底下和男人干了,而且更被内射呢。想想,如果她真的怀了我的小孩,这岂不是最大的报复吗?!

但当我俩静静地各自穿衣时,我的感觉不是喜悦,竟然是矛盾呢。

也不知道是尴尬还是猜忌,我送她上计程车的全程也没有说话,但当然也有互相微笑。她在车上关门前,我说:

「那...阿姐,妳也早点休息了...我有空打电话给妳吧?」

她答:「嗯。阿Jack,无论如何...阿姐...这个情人节过得很开心,拜拜。」

这句说话的态度好像在说她知道整晚的事也可能是我报复大计当中,但她却不介意,毕竟自己是快活过呢。

便这样,我往后当然没有再找她。

<故事完>

<后话>

以上的故事是我一年前写的,我也Post过大小讨论区,读者反应也不错,先在这里多谢大家。

没想到一年后的今天竟然还有下文。一个月前,听旧同事说Emma生了个儿子,那刻我真的是惊喜交杂,喜是我的报复成功、但惊的却是担心后果会怎样。

我起初也没打算找她,但都怪现今电子通讯太方便,某个週六晚上和老友多喝两杯,独自回家时,竟然手多发了个Whatsapp给她:

「阿姐,听说妳刚生了小孩,恭喜妳。现况可好吗?只是关心妳而已,不需回覆。」

她果然没有回覆,明明知道她已阅读了,但也不回答,我便算了。

回家立即睡了,半夜二时却忽然醒来,看看手机也没答覆,不知是酒精还是甚幺驱使,我再发了短讯:

「我本想找妳的,但是那时候还分不清自己的感觉,所以才这样。儿子是我的吗?妳现在单身吗?」

等了良久,也没答覆。

我索性致电给她,但响了两遍便转成留言,是她关了手机。我不知为何,心中更是焦急。明知她关机,我还是继续的至电,直至我呆呆的望着手机上,她号码旁边的『47』,我才知道自己有点疯了,竟然打了四十七遍。

那天晚上我没有睡过。

接着我记得是星期天,我很早便到粥店吃早餐,那刻不断在想,我怎幺一直不知她住在哪儿呢?我极力地想我们以往做同事时候的对话,又想那段和她交心时候她的说话,有没有提及过她住在哪里呢?!

最后也没有想起。我回家中,尝试用Facebook和她对话,但她明明是在线的,也没有回答我任何说话。我再尝试从她的『动态消息』中找出线索,看看有没有GPS地标,或相片,我锁定了两个可能性,一是跑马地的山村道的聚文楼,另一个可能性是北角渣华道的盈富阁。

我随便选了跑马地,毕竟那里较为接间她铜锣湾的办公室。我一时半到达山村道,在那里徘徊,累了便到附近的咖啡店休息,接着又在聚文楼等待,足足六小时。我记得,七时左右,看见家家户户赶着外吃晚饭,我才醒过来,怎幺我可以在这里等了多时也没人关心,没人过问呢?

无奈地我回家,沖凉后冷静点,我问自己到底在做甚幺呢?我干吗这幺急要找她呢,既然人家不想见你,何苦要厚颜无耻呢。再想想,可能她已经找了个男人认数,现在一家三口过得快活呢。再说,那天只是一次交合,怎会这幺巧合,这比中彩票更难呢。看来是我自己想多了。

本来也好像想通了,但开启Facebook时,多心地又想到她的页看看她这天有没有贴相片,怎料她已经Unfriend了我。

那刻真的很难受。

我记得那週真的很难过,每天拖着疲倦身驱上班,工作时有如行尸走肉,看着自己的办公桌便想起那晚和她的一举一动,她的气味、她的胴体,真的是弄巧成拙了。每天下班我便立即回家,很早便躲到床上,但做梦也是想着她和那个小孩。

来到星期五的下午,我终于受不了,想到个方法,我知道不和她见面我是死不瞑目的。于是我致电在萍果那边香港Director,那人是我的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