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投胎

投胎

标 题: 投

  发信人: OCR

  本网络故事由同名粤语文章改编而成﹕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  我睁开眼睛,周围的一切由模糊逐渐清晰,回想起来,我仍是一片茫然。

  但我记得一清二楚,我叫林俊桓,二十五岁,嗜好是找女人做爱。

  我有一个老婆,一个非公开的二奶,一个女儿以及记不清几个的女朋友。

  还有,我老婆怀孕了,随时要生孩子……

  奇怪﹗怎幺我现在变成这样﹖我不懂讲话,手脚无力,睡在一张婴儿床上面,我老婆不停地对住我哭,叫我做小桓……

  天啊﹗我怎幺会变成婴儿呢﹖

  我竭力的回忆,回忆……

  啊﹗想起来了,在这之前我和一个妓女上床。

  哇﹗利害﹗那女子脱光衣服之后,就像一块白玉似的,又白又滑,我抱住她左揽右抱,见她脖子上挂着一块古灵精怪的红玉,就问她是什幺东西。

  她说道︰「我是西藏姑娘,是性姑再世,要找一个强劲的男人,助我转世投胎。」

  我见她神神化化,就当他在讲笑。

  她认真地告诉我,如果我可以令她有高潮之下快活四次,她就会转世再做性姑,而到时那块红玉将会变成紫色。

  我一直当她白癡妹妹,不过,她除了肤色较深,又漂亮又性感,而且热情似火,傻不傻都没有什幺关系。

  她双腿夹住我,餵我吮她的乳头,甜甜的,原来她乳房的鲜奶极丰富,吸之不尽。

  我吸了又吸,她就用她十只玉指把弄我的阳物。

  玩了十多分钟,她笑着对我说道︰「你合格了,我就要你帮我转世,你将会享受到人世间最完美的性享受。」

  祇见她将那块红玉脱下来,然后用红玉磨擦我全身,好快我就慾火燃遍身体。

  然后,他将红玉含入嘴里,吐出时再塞入自己下阴。

  她诱导我将阳具插入,我开始害怕,不知她在弄什幺邪法,但似乎无法抵挡。

  我将阳具插入,初时十分痛楚,想出力拔出时,却好像有一股引力吸住似的,无法拔出来。

  她主动带领着我,见到她个又白又滑的屁股一高一低地起伏,起伏幅度愈来愈大,好似一座雪山,在北极海之上飘呀浮呀﹗

  我根本不必出力活动,躺在床上望住她半带羞红的笑脸,享受她的『反抽插』,果然奇乐无穷。

  突然,下体感觉有点异样,于是我大叫道︰「好热啊﹗」

  她说道︰「一边热,一边胀,你的精液已经集中在阳具尖端,好快就会射了。」

  我望一望下体,大叫道︰「哇﹗好大啊,比平时胀大三四倍了。」

  她笑道︰「好了﹗我你可以一齐入高潮了,我和你都可以转世投胎。」

  我性火蔓延,十分冲动,但听到她这样讲,仍然大吃一惊。

  我问道︰「你是不是说,我都会死﹗」

  「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嘛﹗」

  「但我不捨得我老婆,我不想死呀﹗」

  「太迟了,不过你记住,过奈何桥之时含住我那块红玉,你就会记得前世的事。」

  接下来她数次高潮到时,简直天翻地覆,我无从选择,祇能够尽情去享受了。

  高潮过后,她昏死过去,我亦奄奄一息,见到已经那红玉从她阴道流出,变成一块紫玉,我还记得她的话,拿起那块紫玉,含入口中。

  之后我就不省人事了……

  现在,我变成婴儿,看来,我一定是已经再次投胎了﹗

  我老婆还流着泪对住我吶吶地自言自语道︰「小桓,你阿爸没用,你出世时,他竟然去嫖妓,还中风死了,你长大之后,千万别学他呀﹗」

  哦﹗原来我投胎后,竟做了我老婆的儿子,真是冤孽咯﹗

  我想将真相讲她知,一讲话,就变成呜哇呜哇地哭叫。

  我老婆抱起我,我个嘴碰到我老婆的奶子,竟然冲动起来。

  我老婆的乳房很明显是比以前涨大了,我闻到一阵乳香,就用手去抓去乳房。

  唉﹗想不到到我的手手脚脚,都不可以控制自如,我个心里是想用手抚摸她,就变成用手指抓她。

  好在我并没有什幺力气,没抓伤老婆那对漂亮的奶奶。

  老婆一点都不生气,竟好声好气的说︰「阿桓,肚子饿吗﹖妈餵奶奶给你吃。」

  老婆真豪放,一下子解开衣钮,上身半裸,将个奶头塞入我的口里面。

  哇﹗自从上次老婆生女儿到现在,好久都没有吃过人奶了,我一口含住,就用力地啜起来,嘻﹗真香甜。

  我一边笑,一边吮奶,老婆也一边对住我笑道︰「乖呀﹗妈怎幺辛苦都会养育你成人哦﹗」

  人奶闻到已经好香,入口更觉甜美,加上老婆全身肌肉又嫩又滑,我就不停用手去摸。

  突然,下体感觉异样,原来是我那个小姨用手指搅我阳具。

  小姨祇得十八岁,生得好漂亮,我一早就已经对她倾慕,不过,她毕竟是我老婆的妹妹,我当然不敢打她的主意啦﹗

  现在,见到她玩弄我那条小弟弟,还不停地对住我笑,我想不冲动都好难啦﹗

  小姨还说道︰「姐姐,你看她这小东西,还懂得胀大哩﹗」

  我老婆骂道︰「你这骚货乱说什幺,他那幺小,怎幺会勃起呢﹖」

  小姨似乎对我那条雀雀特别有兴趣,不停地搅弄我,好对老婆说︰「你猜我可不可以学你那样餵奶呢﹖」

  老婆说道︰「你又没生过孩子,那里有奶呀﹗」

  小姨说道︰「我一定要试试﹗」

  小姨将我抢过去,就解开自己的上衣。

  她没有戴胸围,露出双乳时,祇见她上身皮肤十分健康,晒成到金黄色。

  祇有乳房部位,因为晒太阳之时,没有脱去乳罩,就显得十分雪白。

  好似两个雪糕球,放在一盆朱古力蛋糕之上,一见就想吃。

  以前,我祇有福气可以一睹她穿泳衣时的胸前美景,现在,我不祇可以欣赏,还可以摸,可以吻,可以吮,真是天下间的美事。

  我用手摸她,她对我老婆笑道︰「你看看,你的儿子这幺色,见到我的乳房就好像蚂蚁见到糖一样。」

  老婆笑着说道︰「你自己作贱嘛﹗」

  「我这对奶一点都不贱呀﹗好几个男孩子想一亲芳泽都没有机会哦﹗」

  「你迟早做老姑婆呀﹗」

  「我偏爱益你儿子,喜欢让她玩我这对奶奶。」

  过了一会儿,我老婆睡了,小姨抱我入厕所,初时我不知她想做什幺,但见小姨将她的乳头塞入我口中,叫道︰「咬我啦,小乖乖。」

  我十分听话,但我用尽力量都毕竟有限,小姨似乎十分不满,抱着我,让我用一对脚儿踩她的乳房。

  很快的,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幺事,原来小姨在利用我帮她手淫。

  我十分乐于这样做,尤其是用我脚儿踩她下阴之时,更加是受用无穷。

  她的耻毛好嫩好滑,好似一块小草原似的。

  她尝试将我整只脚儿塞入的她下阴,但搅了一轮都不成功。

  我见到她的脸部表情开始转变,变得十分痛苦似的,并且呻吟起来。

  我当然明白这是高潮享受的表情。

  我抱住她的大腿,把头枕在她下阴草丛之中,她就坐在地下,用手搓自己乳房。

  我感觉到的下体有淫液流出,我就用舌头去里。

  可惜我祇是一个婴儿,没办法和她做爱,否则,我和她都会得到更大的快乐。

  玩了一会儿,我老婆突然敲门,问︰「妹妹你在搞什幺鬼呀﹗」

  小姨赶快说道︰「我在替你儿子沖凉呀﹗」

  小姨仔马上校好水,全裸抱住我,一齐坐入浴缸之中。

  哇﹗这算不算鸳鸯戏水呢﹖

  小姨一直祇当我是一个婴儿,所以并有避男女之嫌。

  我双手乱抓,一拳打落她乳房。

  以前,我都没有机会看清楚她对奶奶,这次总算有机会慢慢欣赏了。

  当水流过乳房,就好似一条一条小溪从山顶向四周流出泻下一样。

  她那对奶奶真大,白里泛红,好漂亮,我想用手指去夹她的奶头,但我的手指真不争气,不很听话。

  小姨对住我笑,突然,她将我整个人举高,望住我下体。

  我也望一望自己那条小东西,小到好似粒花生米似的,并没有什幺好看﹗

  打她就好像很有兴趣,自言自语地说道︰「小鸡鸡,好有趣,姑姑喜欢,嘻嘻﹗」

  我听到她这样说,就觉得有点冲动,突然,姨仔一口吸住我那条小东西,用舌头里呀里,又用咀唇啜呀啜。

  我以前手淫之时,就经常性幻想这个环节,想到小姨她帮我含吐之时,我就会好冲动,下体好快就会射精。

  但这次,我的脑虽然觉得好冲动,小鸡鸡始终是小鸡鸡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  没法子啦﹗我祇不过是一个婴儿,才几个月大。

  老婆又拍门了,小姨才穿衣出来。

  之后,我最享受就是老婆每日餵我吃奶,每次我都狂啜狂咀。

  我最讨厌的是隔篱屋个张师奶,那个肥婆的口好臭,又喜欢用手指捏我的脸,搞到我痛得要死。

  祇可惜,除了哭之外,我毫无反抗能力。

  有一天,我老婆带我个女儿丝丝去医院,她发高烧。

  于是就将我暂时交给张师奶。

  原来张师奶是个寡妇,老公死了好几年了,我见到她老公的神位才知道。

  张师奶将我放在梳化椅上面,就开始用她那只脚玩我。

  她那只又肥又大打脚掌,比我的脸还大。她一脚踩住我,然后把每只脚趾凑到我鼻子上,我想推开,又不够力,祇听到她说道︰「乖乖,闻脚,闻啦﹗」

  她的脚趾真的好臭,好难顶,接着,她还将的脚趾逐只塞入我的口里面。

  哇﹗满清十大酷刑呀,死八婆,〔粤语骂女人〕我要是有牙,一定咬断你的脚趾﹗

  时间过得好快,转眼又过了一年,我刚刚过了生日。

  全靠每日啜老婆那对奶,我肥肥白白,十分可爱。

  其实,小姨的功劳都好大,她自从试过一次让我用双脚踩她下阴而有高潮之后,就经常同我玩这个游戏。

  小姨真的愈来愈漂亮,以前我太小,不能玩她,现在『大个仔』了,发达咯﹗

  我最喜欢用手指夹她那对奶头,好有弹力,好有质感哦﹗

  好在她不止任我玩,还诱导我玩她的裸体哩﹗

  她扶着我在她身体上面学走路,先一脚踩住她的额头,踩她的小嘴,下一脚踩她条颈。踩她胸部之时,因为高高突起,又低低陷下,差点就跌倒。

  她笑着说道︰「你学会绕过我个奶头圈,就証明你懂了。」

  但我总是想踩她的乳尖。

  有一天,姨仔要考我,就俯卧着,叫我爬过背脊同埋屁股。

  哗,她个屁股真劲,又圆又大,又有弹力,我爬到她屁股之上,就好像小狗跳弹床似的又跳又弹,真好玩。

  真想不到,这样都可以令到小姨产生性高潮,她的要求都低哦﹗

  我开始学讲话了,我好想说︰「小姨,你身材好标青呀﹗」

  但不知为什幺,讲到出口,就变成︰「妈……妈,妈……」

  他妈的﹗算啦﹗听不清楚更好,我可以随便讲什幺都得,反正发音出来都祇是一个『妈』字。

  于是,我就说︰「小姨,我爱你啊﹗」

  「小姨仔你屁股好圆呀﹗」

  「小姨仔我好想弄干你啊﹗」

  小姨则猛对住我说道「叫姑姑啦﹗不是妈,是姑,姑姑。」

  我都不知道为什幺大人那幺喜欢小孩子叫她们,小姨教我叫『姑姑』,张师奶教我叫『姨姨』,有个男人,不知是谁,猛教我叫他做『叔叔』。

  好快,又过了几个月,我最大的收获,除了懂得讲多大一点单字之外,好发现原来那个叔叔竟然是老婆所勾引的姦夫。

  唉﹗算啦﹗老婆都好辛苦,一个人又要养丝丝,又要照顾我,没有个伴都好凄凉﹗

  我极力尝试对『叔叔』产生好感,不过,我始终放不下。我好憎恨他,尤其是他经常刻意要教我讲英文Apple…Cat…One……

  我突然Fuck…他,他奇怪地瞪大了眼。

  我已经比较会控制手脚了,每当老婆我妈餵奶时,我就用手玩摸她的奶,吮左边,就摸右边,还用脚蹬她的阴户。

  虎门的『超级大乱派』未必肯认为这是乱伦,但是明明是母子……嘛﹗

  可惜好景不常,有一天,当到时到刻要吃奶时,我一手撑高老婆的上衣,正想啜她对奶之时,老婆一手推开我,「大孩子了﹗不再吃奶奶﹗今天要吃饭了﹗」

  我好失落,幸亏小姨仍然需要我帮她手淫﹗

  有一天,姨仔同我两个人在家里,她不止含住我那条鸡鸡,还对我说道︰「小桓乖乖,嘘嘘啦﹗姑姑饮啦﹗」

  小姨双眼好像哀求着,我急不及待地便将童子尿射入她口中。

  她兴奋之时,双腿夹住我的头,虽然她下阴好香,不过,我被她夹到几乎气都喘不过来,那有心情欣赏啊﹗

  又有一天,我见到『叔叔』和我老婆在性交。

  他要和她玩SM,初时,我老婆说︰「不要啦﹗小桓会见到。」

  『叔叔』说︰「他还那幺小,怕什幺嘛﹗」

  我老婆竟然信以为真,当我什幺都不懂,那些大人真的太小看我们小孩子了。

  我见到我老婆帮『叔叔』脱光衣服,就用绳绑住他双手双脚。

  『叔叔』好听话,我老婆说道︰「现在开始,你是男奴,我是女皇,知道吗﹖」

  叔叔马上跪下说道︰「奴才参见女皇。」

  我老婆说︰「我要骑马儿。」

  她骑上『叔叔』背上,就叫她爬来爬去。

  我老婆手上有一条皮鞭,随手可以抽打叔叔身体,打得『叔叔』红屁股。

  接着,我老婆说要玩阳具打哥尔夫球﹗她用一粒小球当做哥尔夫球,一手捏住『叔叔』的阳具就用力弹那个小球。

  『叔叔』痛得头上的青筋浮现,都仍然强忍着。

  最后,老婆点燃三柱香,就插在叔叔个屁股,叔叔痛到屁眼一缩一缩的,嘻嘻﹗我看得好心凉哦﹗

  『叔叔』那条东西真大,保守估计都有七寸半,充血之后红红实实,十分威猛,一举就入侵老婆的肉体。

  我老婆真是越老越淫了,以前同我交媾时蛮含蓄的,那里有这幺不知羞的﹗

  她不祇用手,用口,还用自己的耻毛去磨擦『叔叔』的下体,『叔叔』先是插入我老婆下体,再插他肛门。

  如是者前后插,插到老婆杀鸡似的狂叫。

  看完这场精彩表演之后,我已下了决心,将来一定要劲过『叔叔』。

  好快又过了几年,我终于八岁了,小姨已经不敢再和我玩性游戏。

  有一天,我偷偷地走入厕所,小姨正在小便,我拥上去,抱住她,掀开啜她那对奶奶,小姨没有反抗,对我话说道︰「小桓,你长大了﹗不可以再和姑姑玩这个了,知道吗﹖」

  我心想﹕这个傻小姨,我长大不是正好和你来真的吗﹖

  我隐隐约约觉得下体有些反应了,搔搔它就会胀大不少,最后还好像有射精似的感觉,虽然,现在我祇是射空气,但我知道我已经长大了,开始有性反应了。

  投胎以来,我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我并非性无能,祇不过未到年龄而已。

  我恨不得快高长大,可以和小姨一齐享受高潮。

  嘿嘿﹗我什幺事记得好清楚,我有她的『把柄』在手,那怕她将来嫁给谁,移民到那里,也要把她找出来再续前缘、真个销魂﹗

  至于怎样泡制老婆我妈这个淫妇,我又不属于『乱』派,不用多花手指了吧﹗